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文化沙龙>文化天地>


源于:辽宁日报  2006-10-16 15:58:57
甘肃会宁(上):追寻三军大会师的历史细节


  70年前的10月10日,设县2100多年的甘肃会宁,一座镶嵌在古"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名城,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值得记忆的一天--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大会在这里举行。大会师,"在中国革命史上揭开了新的一页"。



  70年后的今天,当记者来到会宁,追寻回荡在大成殿里朱德总司令宣读会师"通电"时黄钟大吕般的声音、探寻会师楼城墙上那"大发十万雄兵"大字标语背后的的历史细节时,那铭刻在黄土地上辉煌的一幕幕场景,仍闪耀着永恒的光辉。



  如今,历史的烟云已经散尽。但历史的细节,依旧生动、感人。



  "会宁会宁,红军会师,中国安宁"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聚首,三只铁拳紧紧握在了一起,实现了胜利会师。三军大会师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转折点和里程碑。会宁自此和瑞金、遵义、延安一样,成为红色圣地。



  1936年9月,冲破国民党军队重围的红二、四方面军,相继进入甘肃,与已经在陕北扎根一年的红一方面军遥遥相望,最后的会师近在咫尺。选择会师地点,成为摆在党中央面前的一个重要命题。



  甘肃会宁,历史上曾经是“陇中苦瘠甲天下”的一个穷县,为什么会最后进入党中央决策层的视野呢?今年8月23日,会宁三军大会师纪念馆解说员李俊丰解开了记者心头之谜。



  1936年9月的一天,陕西保安,晚饭时分,毛泽东居住的一孔窑洞里,周恩来推门而入,展开了一段颇具传奇色彩的对话。



  "主席,现在二、四方面军即将北上,一方面军也正准备南下迎接。关于三军会合的地点,请主席考虑一下。军委也好提前协调安排。"周恩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三军会合的地点是要慎重考虑,要选个好地方。"毛泽东思考后作答。



  周恩来望了望毛泽东,说:"我和德怀同志商量了一下,认为放在会宁为好。"他解释道:"会宁是陇中重镇和交通枢纽,北控靖(远)、海(原),西障定(西)、临(夏),南蔽秦(安)、通(渭),东跨隆(德)、泾(源),素有''秦陇锁钥''之称。会宁古代叫''会州'',是中原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因屡遭灾害,明代将其改称''会宁'',意思是消除灾害,永保安宁。二、四方面军北上必须经过会宁。红军三支主力军在这里会师,既占领了枢纽地区,也掌握了战略主动权。"



  毛泽东听后兴奋起来:"会宁,好地名,好地名啊!会宁,会宁,红军会师,中国安宁。古人虽然起了一个好名字,可人民仍然没有安宁,现在三军一会合,人民就会得到安宁。恩来,这个地名很有含义,仿佛远古先人就是为我们今天红军三支主力部队在此会师起的啊。"



  于是,会宁作为三军会师的地点就这样被确定了。



  选择会宁的四大理由



  解说员的讲述,细节已很难考证。但会宁作为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地却是不争的事实。根据大量电文和史料考证,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地是中共中央根据当时的军事形势和任务,在会师前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



  "中央之所以要将会师地点确定在会宁,其主要原因有四点。"8月23日,中共会宁县委党史办副主任李建文告诉记者。



  首先,会宁与靖远(在甘肃境内)接壤,北临黄河,是红军渡河实施"宁夏战役"的必经之地。当时,夺取宁夏,打通国际路线是中央确定的三个方面军会师以后的主要军事任务。红四方面军计划北上与一方面军会合,最后确定渡河地点在靖远、中卫(在宁夏境内)之间,所以红军必须在会宁地区集结,做好筹集物资、造船强渡黄河的准备工作。



  其次,从敌人的兵力部署来看,相对于附近城市,国民党军队在会宁的防守力量较弱,当时县城只有一个营和县保安中队共300多人驻守,便于一举占领,减少红军阻力。此时,国民党胡宗南部还在天水一带,离会宁180多公里。加上会宁境内山塬交错,山大沟深,便于红军隐蔽活动。



  第三,1935年秋,红一方面军曾路过会宁境内,经过广泛宣传,使群众对这支军队有了初步了解,为三军大会师打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第四,会宁是陇中大县,地广人稠,村落密布,民风淳朴,10月正值秋粮成熟季节,红军在此会师有利于补充给养,整装赴命。   



  三军会师陇原秋 铁流汇合写峥嵘



  8月23日清晨,细雨中,会宁县城,古朴的红军会师楼、庄严的红军会师大会会址(文庙大成殿)、巍峨的三军会师纪念塔楼,都在向记者"讲述"70年前的那载入史册的一天:



  1936年10月10日,古老的会宁城披上了节日的盛装,五颜六色的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鲜艳的红旗在城头上迎风飞舞。"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大会"在会宁县城文庙大成殿内召开。



  红军总司令朱德、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等红军领导人洪亮的声音,伴随着红军战士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在夜空中久久回荡。跨越千山万水,历经千难万险,党中央和军委统一领导下的工农红军,终于走过来了,迎来了共同奋斗的伟大胜利。



  大会师的序幕,早已在此前就已拉开:1936年10月2日那天凌晨,黄土高原上的会宁城万籁俱寂。奉命执行奔袭攻城任务的红一方面军十五军团直属骑兵团的骑兵独立支队,在团长韦杰、政委夏云飞的率领下,一举攻克了会宁城,肃清了守城的敌军。



  7日,北进的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红四军第十师到达会宁县城。



  8日,红四军一部又进到会宁县青江驿一带,分别与红一方面军迎接部队会合。



  9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率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直属队抵达会宁县城。随后,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率总司令部和总直属队也到达县城。



  带着长徒跋涉的征尘和艰辛,红军会师部队浩浩荡荡地从会宁县城的西津门开进。从此,西津门便有了一个新的名称--会师门。



  10日黄昏,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一师、二师、十五军团七十三师和红四方面军各部队的代表在会宁县城文庙大成殿内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会师联欢会。会前,两个方面军的负责人在文庙前合影后,各部队代表即进入会场。由于人多会场小,部分战士和县城的老百姓只能坐在庙外的广场上。



  始建于明代的文庙大成殿,是会宁人供奉儒家先师孔子之所。在70年前的那个黄昏,大成殿见证了三军大会师那神圣的时刻;那个狭小的空间,迎来了多少叱咤风云的红军战士、走进了多少扭转乾坤的军事将领。



  大会由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李卓然主持,徐向前总指挥首先作了重要讲话。接着,陈昌浩、陈赓也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最后,朱德总司令宣读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来的《中央为庆祝一、二、四方面军大会合通电》:(现在)"全国主力红军的会合与进入抗日前进阵地,在中国与日本抗战的国际火线上,在全国国内政治关系上,将要起一个决定的作用了","我们即刻就要进入一个新阶段了,这就是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阶段" 。



  庆祝会师联欢会持续两个多小时,会场上始终充满着热情洋溢、亲密团结的气氛。笑声、掌声、欢呼声经久不息,整个会场为之沸腾。



  采访结束,记者走出大成殿时,参观者进进出出,络绎不绝。不远处,会师楼上,旌旗飘动。那个70年前陕甘边区最美好的、金风送爽的秋天,仿佛就在昨天。



  文庙古老供桌 见证沧桑岁月



  会宁县文庙大成殿,青砖墁地,殿内正中间一张大木桌上的说明引起了记者注意:"原文庙大成殿供桌,已有500多年的历史。1936年10月,此桌作为办公和会议桌被许多红军将领使用过。"



  "大供桌见证了大会师的辉煌时刻,现在已被鉴定为国家一级革命文物。"会宁三军大会师纪念馆馆长马进林向记者介绍,当时,红军会师庆祝大会的会场就在文庙大成殿门外的广场上,主席台是用门板临时搭起的,大成殿内的这张供桌被搬到主席台上当了讲台。徐向前、陈昌浩、陈赓在供桌前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朱德总司令还在供桌前宣读了《中央为庆祝一、二、四方面军大会合通电》。红军总政委张国焘,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以及李卓然、李先念、陈赓、杨得志、杨勇、陈再道等红军将领就坐在大供桌后面的长条凳上。



  大供桌,这件珍贵的长征文物,会师纪念地的珍贵藏品,不但见证了红军会师庆祝大会的全过程,而且自身也经历了风雨沧桑。



  马进林介绍,30年前,他在会宁县电影院工作。那年冬天,需要木柴架火取暖的他在县财政局的看到一张被称之为"四旧"的大桌子,桌子外观虽然破旧,但正前方两足有雕龙和云头装饰图案,两边也有云头组雕图案。马进林突然觉得这张桌子可能有点来历,于是就请人将桌子搬回了办公室。此后,这张偶然间得到的桌子成为他的宝贝。



  1991年,会宁县政府在文庙周围修建会师纪念馆,马进林当上了馆长,依旧不忘带上这张桌子。为了解这张桌子的来历,他先后走访了不少老红军和县城里的老人。据老人们回忆,这张桌子是文庙大成殿的供桌,有500年历史。2000年,国家文物局专家组到纪念馆鉴定这张桌子,从木质结构、雕刻、图案,到彩绘的颜料,确认为明代珍品,是文庙大成殿供桌,也是红军会师庆祝大会上当作讲台的桌子。



  再现军民鱼水情



  在会宁采访期间,参观每一处红色旅游景点,都会听到一连串感人至深的故事。大成殿内陈列的铁丝灯笼、周恩来留下的小文件箱、珍贵的党员登记表、小红军的画像……都是红军在会宁期间军民水乳交融的最好注脚。



  在会宁期间,红军先头部队每到一地,即在贫苦农民的门上插上小红旗,上写"抗日救国"或"保护穷人"的字样,一方面向劳动人民宣传红军的抗日救国主张,另一方面让后来的部队认真加以保护。红军战士在自己生活十分艰苦的条件下,仍拿出一部分粮款救济穷人。红军住在群众家里,每天坚持给房东担水、推磨、打扫道路和院子。



  如今大成殿里陈列的铁丝灯笼,就是当年住在会宁青江驿乡崖坡村杨湾社的红军离开时,留给老乡作为伙食费的。另一件文物小文件箱,则是周恩来当年住在杨崖集乡期间,赠给新成立的乡苏维埃人民政府主席李世雄的礼物。



  在大成殿的墙上,一幅名为"金色年华"的小红军画像,讲述着一个红军战士用热血和生命保护群众的故事。李俊丰告诉记者,没人知道这位小红军的名字,只知道他来自四川。



  70多年前的那天,小红军战士正在会宁街头张贴标语,敌人的飞机突然出现在县城上空。小红军战士一边高喊着让老乡们快卧倒,一边奋不顾身扑在一个孩子的身上。炸弹爆炸了,叫魏煜的孩子只被炸伤了三根手指,小红军却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魏煜的家人,含泪将小红军葬在自家祖坟地,年年岁岁为之扫墓点香。魏煜长大后来给自己的三个儿子分别取名"继征"、"续征"、"长征",希望他们用永远记住红军的恩情,"继续长征"。



  在血与火的考验中,会宁人民与红军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从1935年10月红一方面军过境,到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会宁人民先后筹集粮食一百余万公斤,还有棉布、羊毛、皮衣、鞋袜等红军急需物资,有力地支援了红军的胜利会师。500多名会宁子弟义无反顾追随红军,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红军撤离会宁时,数百名伤员留在了会宁,安置在百姓家里。为了救治红军伤员,会宁人民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寻医找药,掩护救治伤员,使他们大部分伤愈归队,留下的伤残红军也安全度过生死关头,直到全国解放。



  在会宁,至今传为佳话的是陇西川富户梁老太太收养伤残红军曾宪珍的故事。1936年10月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曾宪珍伤口复发、浑身溃烂掉队,当他咬紧牙关坚持爬到陇西川梁家堡子,有气无力敲开堡子门时,已是晚上9时。梁老太太收养了他,帮他寻医找药、清洗血迹斑斑的衣服,直到他伤好能够行走。



  后来,梁老太太收曾宪珍为义子,帮他成了家。在曾宪珍上山干活的日子里,每天出工前,梁老太太总是将只有当家人才能吃上的白面馍馍装到曾宪珍口袋里,经年历久,对他胜似亲生儿女。



  有些会宁百姓,把红军临走时留下的东西完好地保存了几十年。大成殿陈列柜里摆放的国家一级革命文物红军党员登记表就是见证。当年,红军干部李道存住在会宁县城周家大院内,留下的党员登记表被房东周大娘小心翼翼放到了最稳妥的地方:虽然她不识字,但她知道这一张纸片是红军的东西,不能丢。后来,这张党员登记表被周大娘的后代捐献给了会师纪念馆。



  大墩梁上秋风劲 至今犹思罗将军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前后,蒋介石调集大量兵力企图消灭红军。为掩护主力红军会师和先头部队西渡黄河,红军在会宁境内同敌人多次进行战斗。其中较大的有六次,即红堡子伏击战、攻打会宁城战、范家坡反击战、张城堡高山阻击战、大墩梁阻击战、慢牛坡阻击战等。在这些战斗中,有一千多名红军指战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中川乡大墩梁阻击战中,红四方面军红五军副军长罗南辉壮烈牺牲。大墩梁是会宁县南部的一个偏僻小山村。1936年10月23日,为保证红军主力安全撤离,800多将士浴血陇原,壮烈牺牲。当时,在大墩梁这个不大的土堡子上,国民党军队成批成批向上冲,战斗非常激烈。红五军的战士用手榴弹,用机枪打击敌人。当敌人接近阵地时,战士们就借着硝烟的掩护,冲上去和敌人进行肉搏。在光秃秃的山岭上,红军硬是打退了敌人的五次疯狂进攻。气急败坏的国民党军队,派来了飞机轮番轰炸扫射,28岁的罗南辉不幸中弹牺牲。战斗结束后,当地的老百姓帮助打扫战场时,看到许多牺牲了的战士双手还紧紧握着卷了刃的大刀;有些战士牺牲后,口里还咬着敌人的手指头;还有一些战士的枪托都被打断了。



  慢牛坡阻击战,是红军会师以后,发生在会宁的又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九十三师师长柴洪宇将军同100多名红军战士壮烈牺牲在这里。红军战士的鲜血再次染红了这片土地。他们有许多人没有留下姓名,有的甚至没有自己的坟墓,但他们为活着的人留下了永久的回忆。



  如今,大墩梁、慢牛坡,红军将士曾经用鲜血染红的沃土,都建成了红军烈士陵园和纪念碑,供后人缅怀。"华家岭(大墩梁是华家岭的支脉)下泥土中,烈士英名万古垂。"



  三军会师:从会宁到将台堡



  考察历史细节,我们得知,1936年10月10日,相聚在会宁县城的只是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



  据记载,红一、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时,正在陇南牵制敌人的红二方面军根据中央指示迅速北上,10月9日冒着敌机的轰炸渡过渭河。15日至17日,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副总指挥萧克、副政委关向应率总指挥部和二军、三十二军陆续由通渭进入会宁县南部的侯家川、谷头岔一带休整。六军在军长陈伯钧、政委王震率领下到达会宁县东部的青江驿与红四方面军九军会师。18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和主力部队向会宁县东部的老君坡、苏家堡子一带转移,受到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二师政委肖华率领的红五团和师政治部宣传队及后勤人员的热烈欢迎。21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领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离开会宁县东进。



  10月22日,红二方面军东进到达会宁县东北的将台堡(现属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同红一方面军一军团司令部会合。至此,中国工农红军伟大而艰巨的长征全部结束。



  马进林认为,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是以会宁为中心,在包括周边静宁、通渭等5个县的大范围活动;红军长征中先后举行过多次会师,而1936年10月红军在甘肃会宁地区的会师,是其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广、意义最深远的一次会师。10月10日这一天,党中央、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央军委向在会宁的红军总部、西北局召开的"庆祝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会师联欢大会"发来的《中央为庆祝一、二、四方面军大会合通电》中明确指出:"我民族革命战争的先锋队一、二、四三个方面军在甘肃境内会合了"。



  "会宁地区是党中央确定的实现红军三大主力大会师的中心战略地点。会宁会师是是革命大团结的标志,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转折点和里程碑。"马进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