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文化沙龙>文化天地>


源于:人民政协报学术家园双周刊  2006-09-27 12:32:55
“图画是人类共通的语言” ——略谈鲁迅与美术

                                                     陈漱渝

 

  最近有读者询问:“为什么鲁迅要提倡美术,为什么他的美术活动又大多集中在他一生当中的最后十二年?”坦诚地说,我虽然吃了整整三十年“鲁迅饭”,但对鲁迅的美术活动从未认真进行研究,也从未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现在既然有人提出,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地交一份不见得合格的书面答卷,聊供这位读者及其他同好参考。

  我想,对美术的爱好首先是鲁迅的一种先天气质。人们常说,天才是指那种具有非凡创造能力因而为人类作出了重大贡献的人。鲁迅无疑属于天才的范畴。他一生有多方面的成就,而任何一个领域的成就都足以使他不朽。如果说,在美术创作方面鲁迅的水平尚属一般,那么在美术理论素养方面他无疑具有一种为常人所不具备的鉴赏力和创造基因。他自幼即对年画和插图本书籍表现出特殊的兴趣,入三味书屋就读时即能将古典小说中的绣像临摹成册,十三、四岁时就主动购置《海仙画谱》《古今名人画谱》《梅岭百鸟画谱》一类美术读物。鲁迅后来能为自己的作品设计封面或绘制插图,即因为自幼接受过这种熏陶和训练。

  然而,个人对美术的爱好是一回事,而大力倡导美育、从事美术运动又是一回事。我感到,鲁迅后期对新兴木刻运动的重视,跟他对美术功能认识的不断深化是密不可分的。在北洋政府教育部任职期间,鲁迅曾以《美术略论》为题发表讲演,又发表了《拟播布美术意见书》。当时,他认为美术的真谛是“发扬真美,以娱人情”,而其实用功能(如对文化的表征,对道德的辅翼,对经济的推动)只不过是一种“不期之成果”。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他目睹有些漫画家运用新的艺术样式来攻击新思想,维护旧事物,痛感“美术家固然须有精熟的技工,但尤须有进步的思想与高尚的人格。”因为美术家的创作表面上是一张画或一个雕像,其实是他的思想与人格的表现,能对观赏者发生精神上的影响(《热风·随感录四十三》)。定居上海时期,鲁迅由对美术审美性的置重转移为对美术革命功利性的置重。他旗帜鲜明地表示,他之所以热情提倡木刻这种“力”的艺术,就是因为“当革命时,版画之用最广,虽极匆忙,顷刻能办。”(《集外集拾遗·〈新俄画选〉小引》)但是,鲁迅即使在把文艺视为斗争的一翼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忽视文艺自身的独特规律。他谆谆告诫美术青年:“木刻是一种作某用的工具,是不错的,但万不要忘记它是艺术。”(1935年6月16日致李烨)又说,“单是题材好,是没有用的,还是要技术。”(1934年4月19日致陈烟桥)

  鲁迅后期美术活动频繁,还跟他集团意识的增强有关。鲁迅深刻认识到,“图画是人类共通的语言”(《集外集·〈奔流〉编校后记(二)》),而中国却是一个“新艺术毫无根柢的国度”(《集外集拾遗补编·致〈近代美术史潮论〉的读者诸君》)。要改变这种落后的现状,依靠个人进行零星的介绍毫无益处,而进行系统的介绍则需要依靠团体的力量。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鲁迅于1929年初跟柔石、王方仁、崔真吾等组建了朝花社,编辑刊物,出版书籍,比较系统地介绍近代木刻作品和有代表性的画家。1931年8月,他又特聘日本教师传授现代木刻技法,这就是中国第一个木刻讲习班。在鲁迅的倡导下,继一八艺社之后,又出现了现代木刻会、MK木刻研究会、春地画会、上海木刻研究会、野风画会、野穗木刻社、无名木刻社等社团,中国的美术园圃很快就培育出木刻艺术的茂林嘉卉,木刻运动也由最初少数前驱者的奋斗而在今天形成了一支旌旗蔽空的大军。

  最后还不能不谈到,从事艺术创造不能没有必不可少的经济支撑。鲁迅夫人许广平说,鲁迅跟周作人决裂,摆脱了大家庭生活,经济状况才走出低谷,有所改善。据友人孙立川统计,鲁迅移居上海之后,总收入约七万五千元,最高年收入达一万五千余元,临终那一年虽然多病,但收入也有约二千五百元,远远高于当时一般人的收入水平(《鲁迅研究抉微》,129页至130页,鹭江出版社1988年出版),这就使得鲁迅有能力购置美术类书籍或从事美术方面的活动。仅在鲁迅博物馆保存的鲁迅遗物中,就有美术品(包括版画、素描、剪纸、国画、油画、书法艺术作品等)451件,拓片4317件,古代艺术品(如土偶、弩机、古镜等)70件,艺术类图书397种。显然,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鲁迅决不可能保存如此丰富的中外美术资料,也就不可能为嗷嗷待哺的中国美术青年提供“中国的遗产”和“外国的良规”,使他们在融汇中外古今的基础上走出一条别开生面的道路。鲁迅后十年中,自费印行的画集有十八本,举办外国木刻展览会三次,准备印行的画集还有十七种。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是无法完成这些项目的。

  以上就是我对鲁迅为什么提倡美术,而他的美术活动又大多集中在后期的粗浅理解,不知提问者及其他读者以为然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