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它山之石


源于:辽宁日报  2006-09-20 13:49:48
地震,我们该如何面对——访中国地震局研究员何永年




  我国处于世界两大地震带的交会部位,切实做好地震监测预报、震灾预防、紧急救援三大工作体系建设是保障人民生命安全、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



  记者:为什么说我国是地震的多发地区?



  何永年:地震是破坏性最大的一种自然灾害。我国正好处于世界两大地震带(环太平洋地震带和亚欧地震带)的交会部位。全国有32%的国土和45%的大中城市处在7度以上的高地震烈度区,川滇藏与西北各省、渤海湾周围以及台湾地区均为地震多发地区。据统计, 20世纪以来,我国发生6级以上的地震655次,7~9.9级地震98次,8级以上地震9次,其中7级以上地震约占全球同级地震的l0%。仅1949年以来,我国地震死亡人数就高达27.4万人,伤残76.5万人,直接经济损失数百亿元。我国地震灾害死亡人数平均每年为2000~3000人、经济损失年均10亿至20亿元。



  记者:提到地震,我们就会想到1976年的唐山地震,到今年整整过去30年了,但我们仍然记忆犹新。从地震专业的角度看,唐山大地震破坏性为什么会这么大?唐山地震给了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何永年:地震是由于岩石圈的岩层突然破裂释放出的能量引起的,唐山7.8级地震相当于400颗美国1945年投在广岛的原子弹所释放的能量。唐山地震震源比较浅,只有十几公里,也是破坏严重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以前,我们在科学认识上把唐山地区认为是地震烈度6度地区。这样的地区按照当时建设部门的规定,建筑物不需要考虑地震设防的问题。然而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发生了7.8级的地震,震中区最高的烈度值达到11度;结果,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瞬间被夷为平地,造成了24.2万人死亡,经济损失超过100亿元。震后不久,我就到了唐山,那时的唐山已不再是我熟悉的唐山了:房子都没有了,几乎没有一栋房子是站着的,都是瓦砾和废墟。我深感大自然的威力真是不得了。震后的唐山给全世界的地震研究者们提供了一个令人感到痛苦震撼但又极具价值的天然“实验场”。30年来,世界各国的地震工作者络绎不绝地来到唐山,调研地震破坏的现象,研究地震孕育和发生的规律,从而为战胜地震灾害提供理论、方法、依据和指导。



  记者:痛定思痛,为了减少地震带来的损失,做好防震减灾工作是社会发展的迫切要求,也是党和人民关心的,那么我国防震减灾的指导思想是什么?



  何永年: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防震减灾工作要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坚持防震减灾同经济建设一起抓,实行预防为主、防御与救助相结合的方针。切实加强地震监测预报、震灾预防、紧急救援三大工作体系建设,进一步完善地震灾害管理机制。依靠科技、依靠法制、依靠全社会力量,不断提高综合防震减灾能力,为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提供可靠的保障。到2020年,我国基本具备综合抗御6级左右、相当于各地区地震基本烈度的地震的能力,大中城市、经济发达地区的防震减灾能力力争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地震活动的监测是人类防御地震灾害和探索地震预报的基础,而对地震预报的探索将是长期和艰巨的



  记者: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人们对地震活动规律的了解和掌握也越来越深入,如果能提前知道地震将要发生,就会采取措施把损失降到最低点,所以人们对地震的监测和预报寄予厚望,目前我国地震监测和预报是如何进行的?



  何永年:确实,对地震活动的监测是人类防御地震灾害和地震预报的基础。



  地震对人类生命的毁灭和对财富的破坏,是促使人类探索地震预报最根本的现实动力。众所周知的一些统计数字是最有力的证据。20世纪,全球因地震造成100多万人死亡,而在21世纪最初5年,地震就已夺去了40万人的生命。在对生命倍加珍爱的当今时代,这是人类难以承受的,对生命的保护已成为越来越强的推动地震预报实践探索的动力。现行地震预报类别分为长期预报:未来10年内可能发生的破坏性地震的预报。中期预报:未来1-2年内可能发生的破坏性地震的预报;短期预报:未来3个月内可能发生的地震的预报;临震预报:未来10日内可能发生的地震的预报。根据目前的科学水平,人类监测地震活动的技术基本上是成熟的。我国的地震监测水平也是走在世界前列的,当然,我们的台站密度、观测仪器等某些方面的先进程度等与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总体上不是落后的。地震预报我们有自己的有利条件,例如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地震活动频繁给予我们更多的实践机会以及地震工作队伍相对宏大等,这是其他国家所没有的。



  记者:现在的地震监测和预报水平如何?能否准确地进行预报?为什么有些时候会出现预报而没有发生地震或震级偏小的现象?



  何永年:地震预报是一个全球性的科学难题,地震预报从科学上说目前还是一种探索。地震孕育过程非常复杂,地震类型十分多样,人类目前还不能掌握地震孕育过程的基本规律,它的基本理论问题也还处于探索阶段,至今没有突破。另外地震科学是建立在观测工作的基础之上的,要对地下、地壳及地球深部的物质、结构及其变化有充分的了解,而我们当前的监测工作不论是数量还是精度都很难达到需求。地震科学属于实验观测科学,在很大程度上随着科学仪器的发明而进步。19世纪末地震仪的发明、应用拉开了地震学发展的序幕,仪器记录的地震目录为地震学发展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基础数据。近几十年来数字地震仪的开发应用,使从地震波获取的关于震源和地壳介质物性的信息大大丰富,深化了对地震孕育发生过程、机理的认识。近十几年来,空间观测技术,如GPS等的应用,对地震预报有一定的推动作用,区域应力场、地壳运动场变化、震前电磁场异常变化等已成为目前国际研究的热点问题。然而,由于固体地球的不可入性,地震预报发展赖以依托的观测技术的开发和提高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由此可以预计地震预报探索也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理论基础的薄弱和监测工作的匮乏导致提出的地震预测意见准确度很低,而且地震预测意见的提出还要靠历史资料的统计分析和借鉴经验的积累,因此只能是概率性的。地震预测意见中对地震发生的时间、地点、震级都只能是一种推测,只能是有一定的可能性。短期和临震预报难度之大,准确率之低,致使目前能够取得减灾实效的地震预报,为数极少。



  记者:地震预测和预报发布是否有区别?2005年云南昭通的地震,震后当地政府被质疑隐瞒了震前的预测,后来发现群众的质疑很大程度来源于对国家地震预报制度的不熟悉,那么,从对一个可能发生的地震的预测到组织群众防震这个过程我们应该如何正确认识?



  何永年:这是一个非常关键又艰难的过程。提出地震预测意见的大致过程是这样的:通过监测如发现异常,经过仔细的审核和严肃认真的会商,地震监测部门向政府提供的是预测意见书,地震预测意见中不仅要有地震发生的三要素(目前水平,只能提出大致的时间、地点、震级)的内容,而且要补充第四要素———灾害损失的内容,而省级人民政府在接到预测意见后进行决策,如有必要,将发布地震预报,而且预报的发布必须是地方人民政府,北京市的发布还要经过国务院批准,其他任何部门无权发布。这里就面临着一个难题:政府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的预测意见,严峻的震情又不等人,必须立即决策,把科学家和专业部门的不确定性意见变成政府的实施性行为。这面临两种前景:一是认定并发布,那么必然震动社会、动员社会各方面采取相关应急措施,开展防震行动;二是认为把握不大不发布,则要承担一旦发生地震了的巨大责任。即使是第一种情况———认定并发布了地震预报,也存在两种可能:地震如预计那样发生了或偏差不大地发生了,将得到良好的政治影响和巨大的荣誉;若地震未发生或偏差较大地发生了(时间拖得很长、地点偏离很远、震级相差很大),也要承担巨大责任。所以说这种决策必然是带有巨大风险的决策。这就要求我们政府既慎重又要果断,这是对政府智慧和能力的考验。当然,在地震预报未发布之前,社会上会有一些传言,我们就需要根据有关的法规,通过正常的渠道进行正面宣传引导。



  记者:据我了解,1975年辽宁海城7.3级地震,我们就成功做了预报和震前防灾减灾工作,近些年像这样地震预报探索取得成功的还有哪些?



  何永年:其他如1995年7月12日云南孟连7.3级地震;1997年4至6月新疆伽师6级左右强震群;1998年11月19日云南宁蒗6.2级地震;1999年11月29日辽宁岫岩5.4级地震。据我了解,岫岩地震前,辽宁省地震局在国家地震局的指导下,提出了比较明确的地震预测意见,并及时报告了省政府和国家地震局。省政府于11月27日晚召开了常务扩大会议,听取了省地震局关于地震预测意见的报告,经研究、讨论果断作出决定:通报有关市、县、乡政府并提出了应对措施。1999年11月29日12时10分,在预测的地点、时间发生了5.4级地震。由于在震前当地政府、人民群众有了充分的准备及采取了得力的避震措施,在严重破坏及毁坏了约6000间房屋的情况下无人一伤亡,实现了一次成功的地震预报。



  就目前而言,地震预报在减轻地震灾害中是有作用的,但有效的地震预防措施和及时、有力的救灾行动更为重要



  记者:城市人口集中,政治、经济、文化地位显著,那么,城市地震灾害有哪些特点?



  何永年:我国许多地区,如台湾、福建、华北北部、四川、云南、甘肃、宁夏等都处于地震的多发地区;约有一半城市位于烈度7度或7度以上地区,有不少大城市和省会城市位于地震高烈度区内,这就突显我国城市防震减灾任务的繁重。这是从地震本身来说。另一方面,目前,我国城市的大多数构筑物、建筑物抗震能力不足则是另一个客观的事实。我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人口及密度的增加,也增大了城市在应对各种灾害(如地震)方面的脆弱性。



  记者:一个普通的常识大家都知道,如果要发生地震,人们都要到“屋外”避险,显然,地震本身也许不可怕,可怕的是地震所引起的建筑物、城市构筑物的破坏和倒塌,它是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主要原因,因此,抗震成了建筑物特别是城市构筑物建设的基本要求,哪些要求和技术可以使建筑物更抗震?



  何永年:据统计,地震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95%以上是由于各类构筑物的破坏引起的。民居的倒塌、工业交通设施和社会设施的破坏及其引发的次生灾害导致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还有一小部分人员的伤亡和经济损失是由于地震引发地裂缝、喷沙冒水、山崩、滑坡、泥石流等造成的,因此使构筑物具备相当的抗震能力是减轻地震灾害最有效的途径之一,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怎么晃都不倒”。这就必须按抗震设防要求建设,首先避免建在地震断层上、软地基上,建筑物底层不应层高过大、跨度过大;一些有特殊要求的构筑物或重大工程,以及某些无法躲开断层等不利地段的建筑,可以采取某些技术措施,如基底隔震技术———一些重要建筑物的柱基上加上隔震垫,大大增强了建筑物的抗震性能。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已有数百幢大楼安装了隔震垫,300多座桥梁使用了隔震垫。隔震垫主要用钢、橡胶和铅制成。安装隔震设施会增加一些投资成本,一般在3%至5%左右;但是,如果设计合理,可以节省主体建筑物结构抗震的成本。近年来高新技术发展迅速,结构抗震技术进展也很快,除前面提到的基底隔震外,还采用智能平衡减震、阻尼减震等技术,使得一些重要的构筑物具有相当好的抗震能力。



  记者:请您举一个对构筑物采取有效的抗震设防措施而收到很好的减灾效果的实际例子,让我们有一个更直观的了解?



  何永年:有很多。以我国来说,1966年河北邢台发生7.2级地震,导致1万多人死亡;之后,邢台地区提出:建筑物 “基础牢、房屋矮、房顶轻、施工好、连接紧”的要求,1981年邢台发生5.8级地震,建筑物基本没有破坏。1990年山西大同———阳高发生6.1级地震,大片房屋倒塌;在世界银行支持下震区按VII度设防,1996年原地发生5.8级地震,没有造成破坏。1976年唐山发生7.8级地震,整个城市被毁,但唐山第一面粉厂厂房是用乌鲁木齐的设计图纸(设防烈度值为VIII度)建造的,地震后框架不倒。2003年我国新疆巴楚发生地震,震中区龙口的民房是1996年伽师地震后重建的,采用了木质框架结构,造价并不高,但巴楚地震时尽管晃动剧烈,房屋却没有倒塌,没有人员伤亡,发挥了很好的防震减灾作用。



  在国外,智利瓦尔帕莱索市的建筑物是按照规定的要求设防的,1985年发生7.8级地震,100万人口的城市(与当时唐山人口相同)死亡150人。1939年智利康赛普西翁发生7.8 级特大地震,摧毁了城市,4万余人丧生;重建时建筑物采取了抗震措施。1960年,康赛普西翁再次发生大地震,震级达8.9 级,为世界有史以来最大地震;由于抗震措施发挥作用,只造成500余人死亡。阿根廷圣胡安市1944年发生7.8级地震,死亡5000人;经过抗震设防,1977年发生7.4级地震,死亡70人。2001年3月1日,美国西雅图发生7.0级地震,但由于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后,西雅图在城市地震区划、建筑物抗震设防等方面采取了有效措施;2000年还发行了近2亿美元的债券,加固了学校和桥梁等,地震只造成1人死亡,还是因为受地震刺激,心脏病发作而死的。



  记者:地震发生后,救援和抢险也是重要一环,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哪些要求及好的经验?



  何永年:面对地震这一突发的、性命攸关的自然灾害,建立应急机制,采取应急措施显得尤为重要。政府必须建立健全应对突发事件的预警体系,形成统一指挥、功能齐全、反应灵敏、运转高效的应急机制,提高保障公共安全和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2005年1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目前,全国应急预案框架体系初步建立。地震应急预案是其中之一。紧急救援是减轻人员伤亡的重要环节。唐山地震震后紧急救援经验表明“时间就是生命!”据不完全统计,被埋人员的抢救成活率与能否及时救出有密切的关系:震后半小时内获救,95%以上成活;震后1天内获救,80%左右成活;震后2天内获救,50%左右成活;震后3天内获救,35%左右成活;震后5天内获救,不足10%成活。另外,要加快推进应急避难场所建设。城市里应急避难场所的建设在我国才开始不久,属于新鲜事物,大家认识上还参差不齐,需要进一步加大宣传和认识力度,使各级政府部门充分认识应急避难场所的重要性。去年11月的江西九江地震,瑞昌市的街心广场虽然缺乏一些诸如供水、供电、排污等设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避难场所,但仍然为群众提供了一个临时的避难场所,对政府安置民众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群众的防震和逃生、救生知识对减少损失和伤亡也起到关键作用。



  背景:



  今年是唐山大地震30周年。我们在为新唐山建设和被新唐山精神所感染、所鼓舞的同时,从地震科学本身,唐山地震值得我们反思和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地震灾难在现有的人类文明中尚不可完全避免发生,20世纪,全球因地震造成100多万人死亡,而在21世纪最初5年,地震就已夺去了40万人的生命。那么,人类在地震灾害面前就只能被动承受吗?



  在唐山大地震等诸多地震灾害面前,科学家们更加深刻认识了地震的极端复杂性,把诸如唐山等发生过破坏性地震的地方作为实例和重中之重的研究对象,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和规律,依靠日益发展的高新技术,力图从中找出制服地震“恶魔”的武器。同时,大众的科学地震观和预防、救护行为,能够大大减少灾害造成的损失和伤亡。



  链接:



  我国有组织的地震预报探索是从1966年邢台7.2级地震后开始的,至70年代,我国已成为世界上唯一由国家组织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地震监测预报实践的国家。我国地震观测技术系统发展迅速,到90年代初,已建成规模宏大的地震观测系统,为我国地震预测预报水平的提高奠定了基础。地震观测系统包括地震学、地磁、地电、重力、地壳形变、应力-应变、地下水动态、水化学、地热、电磁波等学科的联合形成的地震监测台网,建立了400多个测震台站、20多个遥测台网、1700多项地震前兆观测,此外还有流动重力、地磁和形变观测。这个系统覆盖面之广,方法手段之多,建设规模之大,是现今世界少有的。全国36个大震速报全部实现计算机系统通讯,在我国大陆发生5级以上地震后,在30~60分钟准确测定出地震三要素;20多个区域遥测台网保证了对多数省会、大城市发生中等地震后15分钟报出地震三要素。而且,一批先进的流动台网能够及时赶赴地震现场,把震后的余震序列完整记录下来。同时,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2001年4月21日在北京正式建立中国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



  人物档案:



  何永年,中国地震局研究员、原副局长;中国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副会长、地震分会会长,从事地震地质学研究和抗御地震灾害研究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