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文化沙龙>文化天地>


源于:人民政协报文化双周刊  2006-08-23 10:01:13
粒粒皆辛苦

                                                      王勇强

 

  前几天为了一次慈善募集活动我来到了国画大师娄师白先生的家,娄老听明我的来意欣然作画为慈善募捐。由于义气相投我们聊了很久,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大家余兴未消,于是,一同来到娄老家附近的一家饭馆边吃边聊。

  娄老已是年近90岁高龄的老人了,但他仍然身体健朗、才思敏捷。我们从中华慈善总会聊到中华文学基金会,从长征胜利70周年聊到育才图书室的扶贫善举,从山西的“鸡蛋工程”聊到延安窑洞里的孩子,不知不觉中又聊到了娄老的经历。

  娄老1918年生于北京,名少怀字师白。他14岁就开始从师齐白石大师学习书画篆刻与诗词创作,直至齐白石大师去世,在齐白石大师处学习长达25年之久。齐白石大师慧眼识才将娄老引为入室弟子,为娄老将原名“绍怀”改为“少怀”并为其取字“师白”。娄老与齐白石大师25年来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齐白石大师不但非常欣赏娄老的艺术创作,而且更加赞誉娄老的为人,他讲:“娄生少怀不独作画似予,其人之天性酷似。好读书,不与众争名,亦不为伍”;“少怀弟(作画)能乱吾真而不能作伪,吾门客之君子也”。可见,齐白石大师对娄老的爱护与钦佩。

  “文革”中,娄老同北京画院其他画家一起下放到农场参加劳动,在劳动中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画笔,坚持创作。一幅《鸭场归来画此一角》就是那个年代娄老的代表作。当时,正是“四人帮”把持文艺大权,批判师道尊严的巅峰时刻,由于“师白”是齐白石大师为娄老所取,又有师承所指的含义,自然成了众矢之的。可是,娄老威武不屈,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用自己的行动对“四人帮”以及那些造反派给予了有力抨击。

  娄老不但是一位著名的国画大师,同时也是一位诗人。他在“文革”结束后,欣然写到:“立血齐门二五秋,恩师为我细梳头。煅钢铸剑需磨砺,育树成材赖整修。画蟹告知足八跪,涂虾示范臂双钩。谆谆教导心中记,誓把师传播五洲。”可见娄老尊师重道的美德。

  谈起关于有本词典无中生有捏造娄老“文革”中曾经改名一事,娄老微微一笑:“我正在打官司,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是非自有公论!”

  畅聊之中,不觉已是天近黄昏,盘子里,菜几乎都已见底。本想就此寒暄告辞,可娄老却要服务员拿个餐盒,把剩下的几个菜打包。我有些不屑:“娄老,算了吧,几个菜也打不满一盒,不要了……”听到我这么说,娄老有些生气:“农民种粮种菜多不容易呀,我们怎么忍心糟蹋呢!打包,不能浪费!”我觉得脸在发烧。服务员打完包后,桌上掉了一个小野山椒,娄老用手拿了起来,我忙说:“娄老,这脏了,不要了。”“挺好的……”娄老边说边把辣椒放进嘴里。看到娄老的举动我震撼了。一位德高望重,捐款捐物,慷慨解囊,热心于公益事业的国画大师,居然自己生活如此勤俭,这不正是我们中华民族勤劳简朴的写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