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它山之石


源于:人民政协报  2006-07-19 09:29:38
千方百计守住一点城市个性吧——谈我国城市建设的弊病



                            全国政协委员 冯骥才



    一个城市的形象是它个性的外化,是一个城市精神气质可视的表现,是一个地域共性的审美,是一种文化,绝不只是一种景观。我们中国历史悠久、民族众多、地域多样,每个城市都有着独特鲜明的城市形象。可惜,现在我们的660个风情各异的城市形象基本上都消失了。如果有也是支离破碎的、残缺不全的,很难再呈现出一个整体的城市形象。所以我说中国原有的城市形象已经灭绝。其原因主要是三个:

  第一个是“拆”方面的原因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城市现代化的改造。现在看来,“旧城改造”这个词儿不仅无知,它对城市文化来说是一种犯罪。它毫无顾忌地面对城市的历史街区进行所向披靡的扫荡式的拆除,直接造成了城市历史形象的丧失。一个城市的形象首先是一种历史积累,是一代一代人的不断创造的叠加和积淀而成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毁掉中国城市固有形象的首先是“拆”。

  第二个是“建”方面的原因当城市的历史街区被荡平之后,在一片片光秃秃的土地上建造什么是至关重要的。它决定城市将以一个什么样的新形象出现。其中的关键是新的城市肌体与历史的肌体在文化基因上———即文脉上有什么联系。但是我们当时陷入一种超大规模的城市开发和日新月异的快速的建造中,根本来不及去想,也没有人去想这个问题,建筑师又不去承担城市的文化责任,开发商的急功近利、官员的急功近利和建筑师的急功近利三合一。只要好卖的,立即堆在城市中。这就必然要从别的城市去找那些现成的、热销的建筑样式,伸手把它们拿过来。凡是自己城市没有的,都具有市场的吸引力。这样,新建的建筑一定是商业性的、时髦的、没有精神内含的、更没有创造性的。等到你有了我也有了,城市形象必定相互雷同。而且,由于开发商是甲方,建筑的样式甲方说了算,新建筑自然反映着开发商们的审美水平与趣味,自然避免不了平庸、肤浅、夸富和暴发户式的审美形态。

  第三个是“规划”方面的原因当代中国所有的城市实际上都在进行一场“新造城”运动,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在世界上除非大规模的战争和地震,很少会有哪个城市进行如此彻底的、地毯式的推倒重来的改造,很少会有一个城市需要重新规划。规划直接影响城市形象,责任重大,可惜我们很少能做出华盛顿、巴黎以及老北京城那样高明的规划。最致命的是那种功能性分区的规划理念成了一时的潮流。就是按照使用功能把城市分为商业区、居住区、娱乐区等等。把本来血肉丰盈的一个城市整体解构并简单化了。一方面泯灭了城市丰富、厚重的历史与人文的记忆,一方面把城市生活变得单调与机械。由于这种理念的盛行,使得中国城市都经历了一场残酷的“规划性破坏”。规划是由长官决定的,规划性破坏的主要责任在城市的领导者身上。因为他们只片面地看重城市的功能,对于城市生命缺少在精神、人文、个性上的深层理解。

  由于上面的三个原因,如今城市形象基本上变得大同小异。而这些相互雷同的城市中,又一律是古今中外各种文化符号交相混杂,因为这一切都是在急功近利的市场背景下推出来的。

  城市的历史脉络没了,地域审美特征没了,深厚的记忆消散了,标志性的街区拆平了。一律换成商业街+饮食城+仿古明清一条街+美国小镇、西班牙庄园、英国郡,再加上白天的广告和夜里的霓虹灯,还谈得上城市形象吗?城市成了商品建筑的大超市。

  应当认真反思和老实承认:本来,历史给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叫我们好好整理一下城市文化和城市形象,由于我们毫无准备,特别是根本没有文化准备;由于我们太轻率、太无知、太急切、太随心所欲,反而把城市形象搞成现在这样不伦不类!

  那么我们今天应该为城市做些什么?怎样改变城市的雷同,包括形象的平庸与雷同?

  我想,首先要做的还是对原有的城市形象进行认定。尽管能表现原有城市形象的许多建筑、街区和景观已经被我们毁掉。我们还是要回过头来,去寻找曾经体现原有城市形象的各种元素。比如,城市面貌、街区构成特征、民居样式、标志性建筑和标志物,以及自然物等等。但是,如果不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经历、人与自然的关系、民俗习惯、地域人的集体性格,仍然还会把上述这些城市形象当做一种景观,无法抓住城市形象内在的灵魂与本质。一旦我们抓住这些关于城市文化个性的基本元素,就知道哪些一息尚存的历史遗存必须严加保护,哪些特征应该在新建造的城市肌体中体现出来。千方百计地守住与发扬自己独有的城市个性与形象。尽管彻底改变当今城市既成的雷同与庸俗已经没有可能,但仍然可以不断改善这个巨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