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它山之石


源于:人民政协报  2006-07-07 09:09:51
新农村建设:职业教育大有作为

 



   背景:农民文化素质低仍是当前制约我国新农村建设中的关键问题,全国5亿多农村劳动力中,小学及小学以下文化程度的要占40%,高中以上文化的只占12%,全国92%的文盲在农村。掌握一定技术的农民比例更低,全国2亿多35岁以下的农村青年劳动力中,受过专业技能培训的只有9.1%。这是当前我国农村的基本情况。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广大农民是主力军,是建设新农村的基本依靠力量。建设新农村关键在于人。胡锦涛总书记指出:“广大农民群众是推动生产力发展最活跃、最积极的因素。充分发挥广大农民群众的主体作用,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关键。”现在我们面临着两个方面的任务:一是要切实提高农民的整体素质,夯实新农村的基础;二是要创造条件,转移农村1亿多的富余劳动力。加强农民培训工作,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对提高农民素质和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都将发挥重要的作用。为此,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组织职业教育调研组,在北京、上海、浙江、黑龙江、吉林等地进行了调研考察,职业教育如何在建设新农村中发挥应有的作用,是一个应该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农民整体素质亟待提高,对农民的培训工作不够落实。

  建设新农村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农民。要实现农业现代化,构建和谐社会,增加农民收入,都需要广大农民积极参与。新农村期待着涌现出一大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特别需要培养出一批思路开阔、有市场意识、创新精神、能带领群众勤劳致富的好带头人。新型农民需要有计划、有目的地培育,但这项工作目前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目前农村劳动力大致这样在分流。最有文化知识的一部分人考上大专高校走了,今后能回乡的是极少数,他们形容是“走的一火车,回来一汽车”。青壮年劳动力进城务工或自谋出路。老年、妇女劳动力留在农业生产岗位上,有的地方戏称为“993861”部队,相对来说,文化层次较低,缺乏创业和发展的活力。现在农村80%以上的劳动力没有经过专业技能培训,一些农村青年是“升学无望,就业无门,致富无术”。复退军人、进城务工返乡人员,成了农村基层干部的重要来源。农民培训工作谁是主管部门不够明确,农业部门、教育部门、劳动部门各守一摊、条块分割、统筹乏力,资源不能共享,这项工作成为薄弱的一环。

  ———引导农村富余劳动力有序转移,为城市输送合适的后备劳动力,尚有许多工作要做。

  据估计,我国未来的十年中,农村将有1.5亿剩余劳动力等待转移,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随着产业升级和城镇化发展,城市需要大量的后备劳动力补充。现在有的城市技术工人缺乏,而农村剩余劳动力却无法转移,这是当前一个突出的矛盾。出现的情况是:“农民就业难,企业招工难”。农民如果没有一定的文化知识和劳动技能,往往想走也走不出去。2004年“珠三角”缺少技工200万,2005年广东省有100多万个劳动岗位缺人,而邻近的海南省就有200万剩余劳动力无法转移。全国许多地区和行业出现技能劳动者供不应求的情况,供需之间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尤其是高级技能人才严重短缺。全国现有技术工人约700多万,其中高级技工占4%,和发达国家高级技工占30%—40%相比相差甚远。突出表现在制造、加工、建筑、能源、环保等产业和信息、通讯、航空航天等新技术产业领域,缺乏技工和高级技工。“长三角”有120多万家制造企业,高级技师、高级技工缺口达70%,仅上海就缺3万多人。深圳市有40万个制造业岗位无人填补,每年需增加高级技能人才7000多人,而培养和引进的只有1100人,“技工荒”已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中国制造”的优势正在受到影响。破解这个矛盾的出路,就是大力发展职业教育。通过一定的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有意识地引导农村劳动力从土地上转移到城市的第二、第三产业,培养紧缺的技术人才,变人口压力为劳动力资源优势。

  ———职业教育有了恢复性发展,仍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成为制约职教发展的瓶颈。

  前几年职业教育曾出现过下滑的态势。这次我们在京、沪、浙、黑、吉等省市欣喜地看到,各地认真贯彻去年国务院召开的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和温家宝总理讲话精神,职教已出现恢复上升的积极景象。一些地方党政领导认识到职教在发展地方产业、提高农业科技水平、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的重要作用,加大对职教的投入,努力调控普教和职教的招生比例。有些地方社会经济的需求成为职教发展的推动力,专业设置从过去偏重于服务业而转向制造业。办学质量有了进一步提高,建立一批示范性职业学校和综合性培训基地。职校坚持以就业为导向、以服务为宗旨、以专业建设为重点,职校毕业生就业率高,广受市场欢迎,也体现了职校的生命力,促使不少人认识到“读完初中读职中,打工致富一路通”。面向农村地区招生,这也成为农村劳动力转移的一种途径,使农民子女能够真正变换身份,融入城市。在办学方式上,出现了跨地区协作、联合办学、校企合作、定向培养、订单培训、建立重点培训基地等多种形式,探索了一些有效的经验和做法。

  在职业教育事业取得积极进展的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首先,是职教社会认可度仍然很低,很多人在内心看不起职业教育,上职校往往成为无可奈何的最后选择。其次,在职教管理体制上不协调,目前在办学、招生、经费、师资、证书、就业等方面仍存在各个跨部门的障碍,影响到职教整体发展质量。第三,投入不足,由于职教起步晚,相对来说基础薄弱,教育资源匮乏,教学和实习设备落后,这将影响学生的市场适应能力。第四,劳动就业准入制度执行不严,企业为节省开支,往往雇佣待遇低下的无证人员,行业和企业参与职教的主动性不够,对行业和企业在职教中的责任尚无明确的规定。第五,职教师资队伍薄弱,“双师型”教师更为缺乏。

  专题调研组认为,发展职业教育,是解决“三农”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推动新农村建设的基础性工作;也是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后备劳动力,促进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条件。职业教育意义深远,大有可为。为此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支持职业教育,并提出以下建议:

  ———要从思想上、政策上、待遇上提高职业教育教师的地位。深化劳动人事制度改革,弘扬科学的人才观,改变片面的“重学历、轻技能”的倾向,多宣传技能型劳动者的成功事迹,叫响“劳动光荣”,为农村职业教育的发展营造良好的氛围。

  ———多渠道增加对职业教育的投入。政府投入起到主渠道作用,建议中央政府新增的职业教育发展经费向中西部、东北地区和农村地区倾斜。要探索行业和企业参与职教的路子,从法律法规上明确职责。对职教用地、税收等方面给予优惠鼓励政策。

  ———进一步完善职业教育的宏观管理体制。建议中央政府鼓励地方政府进行职业教育统筹管理方面的尝试。尽快制定职业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具体工作制度,形成行政程序,使各级职教工作联席会议切实发挥协调和统筹作用。

  ———严格执行“持证上岗”制度。用人单位一定要做到“先培训后上岗”,招工要有相应的学历证书和职业培训合格证书。建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对就业准入制度的执法检查和督察的力度,对违反规定的要严肃查处。这不仅保障了岗位的技术质量,也有利于职教的发展。

  ———建立更加合理的职教师资队伍管理体系。建议教育和劳动保障部门加强职教师资队伍建设,提高“双师型”教师的比例。建立统一的职教教师职称评定体系,突出技能水平的评价比重。对行业技术能手进入职教师资队伍制定职称、待遇等方面的鼓励政策。

  (全国政协常委陈益群代表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向十届十四次全国政协常委会提交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