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文化沙龙>文化天地>


源于:友报  2008-01-15 08:33:46
绝顶“观”日升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大诗人杜甫登临泰山发出的无限感慨。过去我曾多次登十八盘,过天门几重,到达泰山绝顶,翘首望八荒,初步领略了诗人登临的此种意境。遗憾的是都是当天上当天下,从来没有在泰山绝顶观日出。绝顶观旭日,是此次作客儒乡的一大愿望。



  这次是有备而来。十月六号早餐后,我们先看过岱庙、冯玉祥将军墓,然后驱车到达中天门。在山下时已经细雨纷纷,到中天门时石铺的停车场一地积水。举头远望,小雨淅沥,浓雾弥漫,奚谷平谷满。千嶂尽失其峥嵘,万松尽掩其玉姿。偶尔云挪雾移,峰崖才能微露一鳞半爪。眼瞅岱顶观日出无望,我们便想打退堂鼓。导游说,既然到这里了,还是上吧。况且看日出是明天早晨,说不定是晴天呢。她的话给我们带来希望。我们提包张伞,随人流拾级而上,乘缆车到达南天门。斜风细雨裹挟的迷云浓雾扑面而来。周际像一个墨黑的无形口袋,将我们闷裹其中,山壁、石阶咫尺不见。片刻功夫头发尽湿。在浓雾的弥漫之下,偶然旁顾,似见天街石坊,影影绰绰立在前面。我们随人流跌跌撞撞地沿着天街前行,或者沿着石阶爬上爬下,陪同人员终于把我们引到玉皇顶边的神憩宾馆。



  当晚,导游告诉我们,明早五点半叫醒,六点钟去日观峰。次日晨我五点多就醒了,外边雾大雨密,估计也看不成了。没了盼头,倦意来袭,躺下就睡着了。在似睡非睡,朦朦胧胧中,似乎看见大雾汹涌扑门,推开门一看却雨停雾霁,令人心胸豁然。我们乘车直达日观峰头。只见石阶上、平台上站满了人。



  此刻仿佛正在进行着时光命运的决战,在光明与黑暗、澄清与混沌的对决中,终于盼到了黎明。黝黑的雾幕渐渐撤去,天空出现微白,周际几座山头慢慢从阴霭中露出顶尖。但见千山蛇走,万壑云奔,烟云弥漫,浩瀚无涯。蓦然回首,远近的峰峦在虚无缥缈的云海中,像小岛一样若静若浮。云雾茫茫似飞棉飘絮,舒展自如,又似白雪公主的裙袂,随风飘舞。雾霭从群山的半山腰升腾,一经和天光相接,似乎又罗织出薄透的轻纱。旋即云散雾开,近边的峭壁上万松叠翠,稍远的峦峰上的石崖裸露,阴阳晨昏相隔,雕刻出明暗相间的细致层次。连那赭石上的石刻也赫然显现。须臾,在天地衔接处,泛起浅浅的微红,这是晨曦吗?在我自己还未释疑时,那浅浅的微红变成一片红云,像少女脸颊的红晕。翘首东望,鱼肚白色现于东海碧波之上,我茅塞顿开,啊,天亮了。



  在我们千呼万唤中,旭日才慢慢腾腾出来。先听到一阵欢呼,放眼远望,东海扬波,在天海相接缝隙处,太阳露出一条弧线。光亮才露,便集束如锥,霞光四射,令人目眩,不敢正视。再看周际群峰,好像细柔的红丝,束束爬向峦顶,勾画出峰崖曲折错落的轮廓,随山势逶迤而去,连峰接嶂,蔚然壮观。那几束耀眼的弧线好像在海平面上随波飘荡,须臾升腾出水面,变成半圆,似壁如霞。海面蒸腾如燃,红波粼粼,形成“半江瑟瑟半江红”的壮观景象;那个半壁如燃的红玉,似乎在水面又几经浮动振荡,终于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跳跃而出,经过海波洗涤,更加光洁鲜亮,奇妙无比。红黄似桔橙,成熟悦目,又似刚刚出炉的钢水,鲜红夺目。她的鲜亮旋即红遍山岭,红遍江河,红遍天空,将那宇宙照彻。观其腾起之势,类似鲲鹏展翅,状如神骏腾空,势若游龙飞天。



  恰恰在这时候,东海海面上飘来一朵乌云。但一朵小小的乌云焉能掩盖四射的光芒,相反它本身旋即被炽热通红的“钢水”烧融成紫红。须臾旭日从紫色云朵下钻出,周边的云朵立即被染成金黄,灿烂若锦绣,远处的的几块也被镶上耀眼的金边,缤纷似彩缎。几朵海云或聚或散,其色彩形状也变幻莫测。或状骏马奔驰,或如斑虎出岗,或似凤凰腾云,或像金龙驾雾,气势各异,气象万千。此时,在万里云锦的烘托下,旭日冉冉,经过云蒸雾沁,愈发显现硕大圆满,风姿绰约。四顾群山,峰壑松石,愈加瞬息万变,五彩缤纷。啊,我爱东海喷薄而出的一轮红日,她使我们激情燃烧,她映衬河山壮丽,她象征着国运昌隆!想到这里,我诗意缠绵。腹内佳句叠出,口中念念有词,不想被老伴推醒。“起床起床,开饭啦,开饭啦!”我睡眼惺忪,连喊日出日出。老伴说下一早晨雨,早就正式通知不看了。我说我刚刚看过日出呀,要不是你推醒我,几首颂诗已经出来了。老伴方知我梦游南柯,说你看到啥啦,我便将适才梦中观日所见一一道来。老伴信手将清代姚鼐《登泰山记》递给我,指着其中的一段话说,你梦中所见是否这个样子。只见姚鼐写道:



  “极天云一线异色,须臾成五彩,日上正如赤丹,下有红光,动摇承之……”



  我读之击掌,寥寥数语,就勾勒出朦胧变化莫测的奇妙画卷。便对老伴说,还是前人文字造诣高,我罗哩罗嗦讲了半天也没讲明白,人家几句话就交代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