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科技时代


源于:辽宁日报  2007-10-24 09:38:17
“嫦娥”探月起步不低

  据新华社北京23日电 记者黄全权报道 尽管已有美国、前苏联等相继发射过月球探测卫星,但我国有关专家表示,“嫦娥一号”飞行探测并非以往探月的简单重复。

  据介绍,迄今对月球开展的探测一般有几种途径。一种是掠过月球,但不减速制动,直接飞走;还有就是撞击;到后期才是绕月探测,以及软着陆、采样返回等。

  绕月探测工程卫星系统总指挥、总设计师叶培建表示:“就我国此次开展的绕月探测工程而言,虽然起步晚于一些国家,但是起点并不低。我们第一步就是环月,而不是掠过月球。”

  “同时,我们有明确的科学目标,如果这些科学目标能够实现,有一些是以往没有做过的;或者做过,但并没有那么深。”

  专家表示,我国此次绕月探测四个科学目标中的第一个科学目标为获取月球的三维影像,而至今国际上还没有覆盖月球全球的三维照片。这是第一次真正用立体相机来获得月球三维照片。

  “此次探月,我国还将获得更多的元素探测的能力。”嫦娥一号卫星副总设计师孙辉先说。根据计划,我国此次绕月探测将对月球表面有开发利用和研究价值的 14种元素(K、Th、U、O、Si、Mg、Al、Ca、Fe、Ti、Na、Mn、Cr、Gd等)的含量与分布进行探测。

  孙辉先同时表示,虽然以前对月探测也曾做过月壤厚度的测量,包括实地的测量,但真正对全月球月壤厚度的测量,目前还没有实现。而我国此次将首次采用微波遥感手段对月壤厚度进行准确测量。

  探索宇宙奥秘怎能没有中国人的身影

  据新华社西昌23日电 记者孙彦新李宣良 白瑞雪报道 自从48年前苏联月球1号探测器掠月而过,全世界迄今进行了123次月球探测活动,但直到今天,这个离地球最近的星球上的任何资源都尚未在人类生活中得到直接应用。

  那么,中国为何要派出嫦娥一号卫星奔向月球进行探月工程?

  科学家们把目前可能开发利用的月球资源大致分成3类:

  ——— 高位置资源。“站得高就望得远”,目前的通信、气象、资源等应用卫星都是因为拥有高位置而发挥作用,月球比卫星更“高”,从那里回望地球必然有不同效果。

  ——— 微重力和高真空环境资源。重力只有地球1/6而且没有磁场的月球,如果生产新型合成材料或生物药品,将会获得混合非常均匀的产品。由于月球没有大气,以月球为基地观测宇宙,用40厘米直径望远镜的观测效果就相当于地球8米直径的望远镜。

  ——— 矿产和能源资源。已经发现月岩中有100多种矿物,其中有很多是地球稀有矿物。有人预计,全世界煤炭还能开采100年,石油70年。核电需要的铀矿,按目前发展速度仅能用50年。如果利用核聚变发电,氦-3是最安全最清洁的能源,然而地球上的氦-3仅有15吨左右,尚不能支持美国半年的用电量。月球上的氦-3最保守估计可供全世界开采500年。

  50年来,世界各国发射了近百颗深空探测器,把人类的眼睛带到了太阳、7颗行星、彗星和小行星,带到了距离地球非常遥远的深空中,使“相对论”等一系列宇宙基础理论得到了验证,并获得了很多对宇宙的新认识。

  探索宇宙奥秘,这中间怎能没有中国人的身影?

  30年前,中国科学家曾用美国人赠送的月球岩石发表了12篇高水平的论文。参与研究的欧阳自远院士,把用我国自己的原始数据进行研究当成一种幻想。

  进入21世纪,当经济实力和航天技术都有了一定基础之后,我国终于决定开展深空探测活动,并以无人月球探测作为起步。

  新一轮探测热潮中国决不能落后

  “别人探月搞了几十年,我们现在为什么还要去搞?”作为绕月探测工程的总指挥,栾恩杰经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

  每当这时,栾恩杰都不禁微笑反问道:“别的国家生产汽车,我们是不是就不用生产了?别国科学家研究人类起源,我们的科学家还要不要研究?”

  从两弹一星到载人航天,中国科学家一直以独立自主、勇于创新的姿态,在浩瀚太空书写着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高度。

  1984年联合国通过的 《月球协定》规定,月球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难以改变的客观事实是,如果我国的月球探测活动取得一些成果,在国际上讨论《月球协定》的修订和分享月球权益时,将有更大的发言权,就能更有效地维护我国在月球的合法权益,否则就没有发言权。”曾是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技术总负责人孙家栋说。

  尽管国际上每年都要发表一些月球研究成果,但真正具有核心价值和意义的资料,从来都没有完全公布。欧阳自远说:“仅靠别人的二手资料,我国的科学水平就会永远落在别人的后面。”

  专家们朴素的话语,传递着一个共同的声音:在尖端领域,中国人必须要有自己的作为。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两个超级大国在冷战背景下开展了大规模的探月活动。经过二三十年的沉淀和思考,人类重新从科学角度审视月球探测,21世纪的最初几年,美、俄、欧、日、印等不约而同地启动了月球探测计划,掀起了新一轮月球探测高潮。

  如同地球上的南极科学考察一样,谁先到达谁就掌握主动。第一轮探测我们没有赶上,新一轮探测热潮中,中国决不能落后。

  推动基础科学和应用技术新突破

  上世纪80年代,在日内瓦联合国知识产权总部各个国家代表自己知识产权的展台上,美国人展出的是一块月球岩石,苏联人展出的是加加林的照片,而中国展出的是一个景泰蓝花瓶。

  当时来到这里参观的中国青年学者叶培建被深深震撼了。

  在今天,什么最能代表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航天技术无疑是重要的特征之一。

  如今,叶培建已成为中国绕月探测工程卫星系统的总指挥兼总设计师。他说,耗资256亿美元的阿波罗登月计划,使美国建立和完善了庞大的航天工业体系,支撑起整个美国近十余年的经济和技术的高速发展。从阿波罗计划中派生出了大约3000种应用技术成果。

  探月工程立项后,数千人的研制大军投入其中,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层以上骨干的平均年龄仅35岁左右。“通过探月,培养一支出色的队伍,这是中国航天事业未来的希望之所在。”孙家栋为此特别欣慰。

  探月工程中需要突破远距离数据传输、人工智能、自动化加工、空间核电源等一系列关键新技术,涉及到诸多新领域,这些新突破又将推动一大批基础科学和应用技术的发展。



新闻资料

“嫦娥”绕月探测工程三大风险



  据新华社西昌23日电 记者孙彦新李宣良白瑞雪报道 国防科工委月球探测中心副主任郝希凡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航天是一项高收益、高风险的事业,嫦娥一号卫星是我国第一次发射探测卫星,我们力求做到一次成功。”据郝希凡介绍,对“嫦娥”绕月探测工程来说,最大的风险在于3个方面:一是可靠性问题,航天任务和系统十分复杂,存在不可知因素,存在单点失效;二是一些无法预知的空间环境因素也可能对火箭和卫星构成威胁;三是技术上可能还存在认识不到的问题,毕竟我们是第一次发射月球卫星,可能还存在对某些月球环境因素了解得不足,因而存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