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文化沙龙>文化天地>


源于:辽宁日报  2007-04-09 09:53:31
与黄昏约会

阎耀明



  田间小道很窄,窄得刚好能容下一只脚。没有走惯这样的小道,竟走得歪歪扭扭几欲滑倒。

  黄昏已经悄然降临,把山前平展展的田野涂成了暖暖的橘色。

  这是名叫斗虎屯的小镇附近的一块田地。青青的玉米苗已经长得没过了脚踝,虽然脚下的一株株玉米静静地站着,感觉有些孤零零的,但放眼望去,却是绿油油的一片。不禁想起“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诗句来。二山脚下,青碧的山草密匝匝拥成一块大地毯,各种颜色的野花竞相开放。舒舒展展的树枝开始挺拔起来,新鲜的嫩叶大口大口地吸着阳光。游来荡去的山风渗着山泉水的味道,凉润润,透亮亮,不留神从山坡上滚下来,撞在身上、脸上,我忍不住深深地吸气,脱口道出个爽来。

  一只洁白如玉的蝴蝶正在一朵小花儿上静立,两片翅膀一张一合。她在忙碌呢。

  忙碌的蝴蝶是花草的客人,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打扰她。

  我悄悄地绕开。我不想在客人心中留下个粗野和霸道的恶名。三

  我走到山前。一股逼人的气势扑面而来。这是大山特有的气势,无法忽视与拒绝。

  我看到了水。那是一条从山里流出来的溪水,很有点规模,可以称为河了。

  河水流得很平静,一点儿也没有喧嚣和吵闹,大山一样沉稳。她环山而行,弯出一条优美的曲线,像一只猫漂亮的尾巴。

  河水给大山增加了动感,是风景画中的点睛之笔。四

  男青年默不作声地挥舞着手里的铁锹,在田地边铲土。我走过去和他说话。他憨厚的笑容朴实而且自然,跟眼前的玉米苗十分相似。

  “铲土做什么?”我问。

  “引水。”他答得十分简约。

  “引山边的水灌溉吗?”

  “是。”

  一问一答间他的水沟挖好了。他的孩子是个四五岁样子的小姑娘,叫着跳着跟他往上游跑。

  男青年挖开了水沟顶端的土,河水就畅快地流进来,沿着男青年挖好的水沟流起来。

  小姑娘叉开双腿,踩着水沟两边的土跟着水头向前跑,嘴里嚷着:“骑马喽!骑马喽!”

  我听到了一句最自然的诗行。五

  宁静和谐的黄昏的色彩轻轻缓缓地弥漫着,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山峰和平静的田野都被罩上了,渐渐的,色彩便融了进去,极自然地融为一体,形成了一幅恬静的乡村风景画。

  劳作的农人是风景画中必不可少的一笔,而我则成了多余的人。

  夕阳下,我向风景画的外面走。我该离开了。

  但我不愿意离开。我张开双臂,敞开胸怀,静静地拥抱弥漫在眼前的浓浓的黄昏的气息。

  我祈望我的身体开始融化,融化在黄昏温暖的怀抱里,延续着我们充满温情的约会。





  阎耀明 男,1964年生,葫芦岛市人。已发表小小说百余篇,曾获得全国小小说佳作奖、连续六年入选“中国年度最佳小小说”,数十篇小小说被《小小说选刊》转载。并被改编为电视短剧。曾获第八届冰心儿童图书新作奖、第五届辽宁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已经出版《月亮镇奇遇》等两部儿童长篇小说及三部儿童文学作品集。有作品被翻译到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