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它山之石


源于:辽宁日报  2007-03-22 08:18:12
2007年:中国经济将软着陆——访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

本报记者 高慧斌

  中国劳动生产率在过去一年的快速提升,使学者开始改变对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传统看法。在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2007年会上,论坛专家成员、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没有估计到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我们对中国经济增速的估计可能有点偏低。

  那么,今年中国经济的走势如何?投资、消费、出口在结构调整中能否有改观?节能和排污两个目标能否实现?樊纲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将实行软着陆,投资、消费、出口在结构调整中不会有太大改观,而实现节能和排污两个目标难度不小。

  2007年中国经济将继续平稳增长

  尽管政府去年初将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在8%,但中国经济增速在去年还是达到了10.7%,创下了11年来的新高。这也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次站上10%的高峰。樊纲表示,中国经济在去年高速增长的同时,物价依然保持了较低水平,这种表现只能用劳动生产率的改进来解释。劳动生产率被誉为推动经济增长的 “发动机”。在过去的15到20年中,中国制造业的全要素生产率每年可以提高6%以上,而发达国家一般为3%-4%,发展中国家则是1%-2%。对于今年GDP的合适增幅,樊纲表示,9.5%左右的经济增速应该是比较理想的一种状态。

  樊纲指出,去年比较突出的是外部失衡问题,即外贸顺差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7%,经济项目顺差已经超过7%,外汇储备达到1万多亿美元,资本流入量也很大。樊纲解释说,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任何失衡都是不可持续的,都会存在一定风险。讨论外部失衡不仅仅是外部的问题,也是内部的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怎么把内部和外部因素都考虑进来,能够实现一个总体的比较综合的均衡状态来维持经济的持续增长。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2003年产能过剩的压力会在今年下半年逐步释放。2007年的经济发展走势如何?樊纲认为,今年还会是比较平稳增长的一年,中国经济在软着陆。

  “三驾马车”在结构调整中的改观

  投资、消费、出口是传统理论所说的“三驾马车”,它们在2007年结构调整中是否会有一些改观?

  樊纲认为,这三大关系都不是短期的政策调整就能见效的,也不是短期的一些市场因素能够调整过来的。比如国际收支,在目前国内需求和国际市场增长较快的情况下,2007年外贸出口增量不一定像去年那么大,但它占GDP的比重仍然会比较大,可能会达到6%至7%。但外贸出口增量去年从1000亿增长到1800亿,今年增量不会这么大。依靠国内消费和投资,明年增长会更多。而国内消费、国内投资要变化很大也不容易。因为现在投资的增速已经达到25%,樊纲希望这个比例再低一点。但反过来,居民储蓄这么高,投资太低,外贸顺差就更大了。

  对于如何看待消费问题,樊纲说,目前消费水平每年还是在正常增长,社会零售增长还是在10%以上,甚至达到了13%-14%,扣除物价因素也有12%-13%。但要使社会零售增长得更快也不容易。现在的问题是,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比过去有所下降。上个世纪90年代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是67%,现在是62%左右。要扭转这个局面也不容易,涉及到企业利润、资源价格以及劳动力转移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些都不是一个政策能够调整得了的。樊纲希望,能够采取更多的政策来调整这个问题,以此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提高了,消费占整个GDP的比重也就提高了。

  樊纲特别提出,要重视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下降问题。居民的消费率经济学上称为消费倾向。消费倾向这几年一直比较稳定,都是在25%-28%区间。樊纲解释说,这也不能说25%就是储蓄倾向,其实这个数字在国际上也不是太低。但问题是,如果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下降,尽管消费倾向还是不变,整个消费占GDP的比重还会下降。

  物业税是抑制房价过高的良方

  近年来,房地产市场变幻莫测,政府为抑制过高房价,维持房地产市场健康平稳发展出台了一系列调控政策。土地是有限的,GDP在增长,房地产价格随着经济的增长也会有一定增长。樊纲认为,像过去几年30%甚至50%的增长一定会有泡沫的因素。

  “现在的问题还不仅仅是调控。”樊纲认为,“体制改革完成后,政府的调控应居于次要地位,更重要的是通过一些制度的建立进行自我调节和平衡,这样房价就不会过高。目前市场本身还有缺陷,还缺少最基本的制度安排。比如业界多年来一直讨论却未实行的物业税。”

  “实行物业税不是对你的物业交钱,是指对你的房产要交一定的税。即房产价格上涨了,要进行重新评估,税收跟着上涨。”樊纲认为,实行物业税的好处在于,百姓在买房时不会过于随意,而要再三权衡。在美国房子涨价后,很多人住不起原来的房子,涨价就变成了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我们与此恰恰相反,有钱多投资房产,因为购房之后不用再付其它费用,买房后都盼着价格上涨。这也造成大量投资需求,而不是消费住房的需求。

  正因如此,樊纲认为目前最需要的就是像征收物业税这样的最基本的制度安排。没有这样一些制度,房地产市场就更容易产生泡沫因素。房地产市场还是一个尚未健全的市场,努力的方向是怎么能实现供求关系的相对稳定,实现市场的自我调节,这才是长远之策。

排污和节能目标实现有难度

  节能降耗是事关经济指标能否实现的大问题。“十一五”的排污和节能目标能否实现?樊纲对此有些担心。“政府尽管采取了很多措施,如果基本的体制上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两个目标就确实难以完成。”樊纲强调,要看到目前资源、环境这些问题都不是简单的政策问题,它涉及到很多制度性的问题。比如关于资源定价的问题及定价背后的问题。政府不仅要考虑出台一些政策,给一些补贴,更要思考基本的制度问题。

  一个公认的现状是,经济增长中有一定的环境空间,一些企业或地方政府往往不愿支付一些成本,用来改变能耗和环境状况,在很多地方,环境的恶化、能源的短缺,已成为经济增长的瓶颈。

  樊纲预测,由于产能过剩会在今年得到释放,今年节能和排污目标的实现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明年会出现比较大的变化,而真正的变化应该在“十一五”末期至“十二五”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