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协商 民主监督 参政议政


辽宁政协>> 它山之石


源于:人民政协报科技时代  2007-02-02 14:50:17
进一步发挥政府在自主创新中的主导作用

  “着力自主创新是我国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发展新阶段的重要战略选择。”新年伊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向记者畅谈了对新的一年科技发展的期待。“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要成为创新型国家还绝无先例。”他认为,建设创新型国家需要顺应科技发展潮流,遵循经济发展规律,学习国外先进经验,但更重要的是立足我国国情,面向国家战略需求。

  “2006年对我国科技界来说最值得回顾的是年初的全国科技大会,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是我们这一代人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邬贺铨院士说,胡锦涛总书记从时代的高度和历史的深度发出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号召,使科技人员受到前所未有的鼓舞,“自主创新、重点跨越、支撑发展、引领未来”正付诸实施并显现出巨大的潜能。

  △△关于技术创新:

  政府应该而且可以发挥更大的主导作用

  “如果说2006年是我国加强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开局之年,那么2007年则应是扩大开局之势并部署攻坚之年,包括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在内的一大批项目在2007年将陆续启动。2007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深化科技体制改革,通过机制创新真正建立起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系。”

  “世界经济论坛去年发布了2006~2007全球竞争力指数排名,在125个国家中我国排在第54位,由多项指标构成,其中宏观经济位居第六,但创新因素排在第57位。我国在创新方面的表现与我国的政治和经济地位不相称,究其原因,除了全社会的科技投入偏低外,体制机制问题是关键。”他说,“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里的科技组注意到科技发展中体制和机制方面的一些问题,这几年分别就科技资源共享、转制院所发展、科技兴农等方面开展了调研,并取得很多成效,一些具体的建议已经被国务院相关部委采纳。去年9月,全国政协还召开了科技创新专题协商会,贾主席也专门就科技创新问题做过调研,我也有幸参加了贾主席在吉林的调研,并在调研中得到很多启示。”

  “关于体制和机制,国家提出技术创新体系中政府是主导,企业是主体,市场在科技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遇到一些问题,那就是在自主创新方面,政府应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比较容易理解的就是政府安排一些项目。但我们经常能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认为在WTO的背景之下,政府再安排什么项目给企业,那是不是违反了WTO规则?其实不然。根据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各国可以对公司的研究活动或对高等教育机构/研究机构与公司签约的研究活动提供财政支持,这种支持即使被定性为补贴,也属于‘不可诉的补贴’,只要这种支持不超过规定的比例就可以(如不超过工业研究成本的75%或竞争前开发活动成本的50%)”。

  “有数据表明,在2003年我国的全社会科技投入中,政府占30%,企业占70%,同期美国是政府占31.5%,企业占63%,从这些数据看似乎在科技投入上我国已经与国际接轨并且企业已经成为投入的主体了。但我国目前正处在工业化中期,如果回溯到美国工业化中期的六十年代,美国科研经费中政府投入与企业投入之比是65%∶35%,七十年代是55%∶43%。我国企业的科技投入并不高,但政府科技投入相对就更低,我国政府过早的把投入的主体让给了企业。在2000年美国政府的国家科技经费中投向企业的还占到33%,而我国是10%,在企业的科技费用中来自政府科技经费的比例,美国是12%而中国是4.6%”。邬院士指出,“我们对WTO的理解有点严于律己了。”

  除了通过财政科技经费对企业研发的支持外,政府在资源和市场配置上还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邬贺铨院士举了个例子,“我从事通信研究,大家知道移动通信有GSM和CDMA两类标准。欧洲在GSM标准刚起草时,欧盟就要求其成员国的通信运营商签署协议并预留频率,保证欧盟使用GSM网络标准。美国的标准是CDMA,CDMA标准在欧洲就发展不起来。美国也有保护措施,美国政府就是在本国的CDMA系统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才允许GSM系统进入美国市场,并且还更改了频率。这些都是各自政府支持本国标准的例子。这些例子表明,即使在WTO的背景之下,政府仍然会在掌控的资源、标准等方面来支持他们本国的企业发展。”

  邬贺铨表示,市场换不来国外的核心技术,但可以换来中国的核心技术。市场是培育自主知识产权技术不可或缺的资源。新产品不经过市场考验不可能成熟,而我国一些垄断市场的部门或企业集团对国产设备特别是创新产品缺乏信心和热情,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自己掌握的市场资源向国外产品倾斜。他认为:“企业应当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但政府的主导作用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无法替代,以市场为纽带的产学研用结合以及企业间的合作非常重要。”

  △△关于产学研用结合:

  政府营造环境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

  最近有报道,中科院利用其科研成果激光毛化技术与大型轧钢企业天津轧钢厂合作,使该厂从一个亏损企业一跃成为创汇大户,现在该技术正在宝钢推广。又如,清华大学与深圳桑达公司联合研制第一个国产路由器SED-08,现在该路由器已正式投产。“经验表明,要想尽快缩短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必须依靠我国自己的科研力量和骨干企业,进一步实现产学研用的结合。”邬贺铨院士说。

  然而,产学研用结合之路并不平坦,有成果的科研单位和有需求的企业、用户之间搭不上桥、牵不上线的现象还十分普遍,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的比例仍然很低。

  “目前影响产学研用相结合的主要问题之一是观念尚待转变。一方面,高校和研究单位往往缺乏市场观念,因不了解市场而认为生产环节和市场营销很容易,在合作中过多关注科研的主导地位和在利益分配中的比重,而且“成果”是个比较模糊的概念,有些成果离可生产性很远;另一方面,企业作为生产部门,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希望科研成果能迅速为之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因此对科研单位往往既寄予过高期望,又不愿长期、大量投入。正如有的委员所言,难在‘培养有战略头脑的科学家和有创新观念的企业家’”。邬贺铨院士认为,应当加强合作双方的相互了解与理解,把过去以科研为主体的合作逐步转向以企业为主体的合作;在效益分配问题上,更要加强理解、尊重合约。

  过去,产学研相结合的主要模式是高校和科研单位先有研究成果,然后再寻求转化成为产品的途径和合作者。实践表明,这种合作模式存在缺陷。对此,邬院士提出,产学研用相结合要有层次,可采用多种模式来实现,可以从项目预研、制定企业发展战略等方面开始,从成果转让上升到技术转移,目的不限于某一项新产品,应更看重增强企业市场洞察能力和创新能力、企业可持续的发展能力。

  很多人谈产学研合作,邬贺铨院士强调产学研用合作,他认为产品能否进入市场为用户所认可,首先就要了解用户需求,这不仅仅对消费类产品,对生产资料类产品也是如此,生产企业和高校、研究机构尤其需要加强与对产品市场起重要作用的部门和集团的合作,与这些部门和集团的合作对产品创新的成功是起决定性的。产学研用的合作首先需要各方都有共赢的愿望,但政府并非仅仅是乐观其成而已,一些国家的政府很注意营造产学研用合作的环境,通过公共财政科技项目的申请条件和税收的优惠等措施来引导产学研用合作。日本电信运营商NTT每年以约3%的销售收入投到研发,并按照政府要求以与日本国内的上游厂商合作研发设备为其使命,为这些设备生产厂商提供新产品试验环境,增强这些厂商的国际市场竞争力。

  “政府在技术创新中的主导作用的效果需要通过企业的主体作用才能体现,按照WTO规则,政府的扶持是对行业而非特定企业,在同样的政策环境下创新主体意识强的企业发展空间大,总之,政府的主导作用和企业的主体作用以及市场的配置作用缺一不可,要使这几方面的作用协调发展的关键是有利于创新的体制和机制。要提高我国产业竞争力非一朝一夕,我们需要有创新的激情,但更需要有恒心,恒心是信心的表现,信心来自于社会的创新生态环境。我们希望2007年能出更多的创新成果,但更期待2007年在创新的生态环境方面打下更好的基础,为我国走新型工业化之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实现节约型社会和社会主义的和谐社会提供持续和足够的科技支撑。”邬贺铨院士说。(李将辉)